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全球宽松周期加剧 三家亚太央行意外大幅度降息

受美中贸易战加剧影响,亚太地区三家央行周三出人意料地大幅降息,这表明全球降息周期将在未来几个月加大马力。

12

受美中贸易战加剧影响,亚太地区三家央行周三出人意料地大幅降息,这表明全球降息周期将在未来几个月加大马力。

这场贸易战对东南亚市场造成了沉重打击。东南亚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地区,与全球供应链紧密相连,同时还依赖与美国和中国的贸易。

印度央行和新西兰央行都在周三降息,这两家央行属于今年早些时候首批开始放松政策的央行,在7月底美联储实施2008年以来首次降息之前也曾先行降息。周三,泰国央行实施今年以来的首次降息,扭转了2018年末的加息趋势。欧洲央行7月份曾暗示,将在9月份政策会议上考虑采取新的刺激措施。

随着亚太地区的央行再次行动,全球宽松周期可能会比之前预期持续更长时间、也更加深入。预计菲律宾央行周四将跟随亚洲同行,再次降息。在新西兰央行降息后,投资者提高了对澳大利亚央行降息的预期。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现在越来越难以证明央行只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就足以,未来各央行将不得不采取更大幅度的宽松举措。”

一个原因是:鉴于利率已经处在超低水平,甚至在全球许多地区都已降至负值,各国央行可能需要尽早采取积极行动,以对金融市场和汇率造成影响。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经济学家Ben May表示:“对于许多央行而言,剩下的弹药已非常有限,需要非常明智地使用。”他称,央行面临着抉择:要么保存火力直至紧急时刻才使用,要么早早行动以产生更大的效果。他表示,从亚太地区周三的一系列政策决定来看,各国央行似乎正采用第二种方案。

鉴于大型发达经济体的央行要么已经降息,要么正准备降息,新兴市场央行在刺激本国经济方面拥有更大灵活性,而无需担忧资本逃离本国金融市场去别处寻求更高回报。马来西亚、印尼、韩国和南非的央行都已在最近几个月调降了政策利率。

与此同时,许多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货膨胀总体温和,年增长率远低于2%这一富裕国家央行认为最适宜的水平,意味着决策者即使采取较大力度放松政策,所面临的风险也将很低。

May表示,当前并不存在各国央行以往不得不面对的那种艰难决策局面,也就是一方面需要刺激经济,另一方面又担心通胀上升。

多数经济学家此前预计新西兰央行会降息0.25个百分点。但该央行实际将利率下调0.5个百分点,从1.5%降至1%。荷兰安智银行(ING Bank)分析师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新西兰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方面似乎正采取“宜早不宜迟”的态度。

泰国央行的政策举动也让投资者感到意外。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将政策利率从1.75%下调至1.50%。此前接受调查的11位经济学家中有九位预期该央行将维持利率不变。

印度央行将其关键贷款利率从5.75%降至九年低点5.4%,下调幅度大于投资者的预期。该央行试图推动印度这一亚洲第三大经济体的放贷活动。

货币政策的放松不仅仅涉及利率。瑞士央行的每周即期存款数据和每月外汇储备数据显示,该央行上月末似乎干预了外汇市场,旨在推动瑞郎走软。通过干预汇市,瑞士可以压低瑞郎汇率,提振出口,这实际上等同于放松货币政策立场。此类干预涉及用新发行的瑞郎来购买外国资产。

瑞士央行周三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7月份该央行外汇储备增加约80亿瑞郎(约合82亿美元),达到7,680亿瑞郎。不过与许多其他央行一样,瑞士央行的行动空间也是有限的。

瑞士央行的外汇储备规模已超过该国国内生产总值,这不禁让人猜测,如果瑞郎进一步大幅升值,瑞士央行还会有多大的干预力度。在全球面临压力时,瑞郎是一个传统的避风港。

瑞士和欧洲其他央行的下一阶段宽松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洲央行接下来的举措。欧洲央行上个月释放强烈信号,暗示准备下调当前为-0.4%的存款利率,并且将在9月12日的下一次政策会议上宣布新一轮购债计划。

Shearing表示,他预计欧洲央行下月将把存款利率下调10个基点,并在12月份重启300亿欧元(合337亿美元)的新购债计划。原购债计划已于去年12月结束。

但Shearing说,在德国6月份工业产值环比下降1.5%的情况下,不需要太多刺激因素就能推进上述购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