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新兴市场淡定度过阿根廷最新冲击波 市场未起重大波澜

阿根廷金融市场的最新一次剧烈动荡,已经不再像以往暴跌那样将其他新兴市场拖下水,一部份是因为阿根廷的债券及投资工具愈来愈与其他新兴市场隔绝开来。

44

阿根廷经济及金融系统的规模还是太小,或不足以引发重大的涟漪效应。虽然新兴经济体目前明显因为全球贸易及经济衰退疑虑而承压,但尚未因为阿根廷市场这波最新动荡而受到严重影响。

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估计本周以来已有34亿美元资金撤离拉丁美洲以外的新兴市场,但分析师表示,其中只有一部份可能是受到阿根廷局势影响。阿根廷总统马克理(Mauricio Macri)在周日的初选中遭受重创,这项结果导致阿根廷披索在短短三天内贬值超过三分之一。

阿根廷披索的暴贬令人回想起上次在2018年的类似惨况,当时导致全球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撤离新兴市场。

本周的冲击起初引发南非、印尼和泰国一些债券和股票的抛售,土耳其、墨西哥、巴西和南非货币贬值。

然而,截至目前这次冲击没有十分严重,到周末时在阿根廷以外地区的影响已经开始减弱。分析师们指因该国情况的特殊性,并将近年来的一系列危机–2001、2014、2018和2019年危机联系起来看,认为影响在逐步递减。

“阿根廷危机对于其他新兴市场的直接影响应当很有限,因为阿根廷的经济足迹已经减少,该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经济体,”Lombard Odier的宏观策略师Stéphanie de Torquat表示。

MSCI明晟新兴市场股指周线下跌1.4%,跌幅小于MSCI明晟全球指数。阿根廷在该指数中仅占0.26%的权重,远远低于五个最大国家的权重。邻国巴西的权重为8.1%。

债市已经反弹,彭博巴克莱新兴市场美元债券综合指数(BloombergBarclays Emerging Markets USD Aggregate Index)本月已经回到正值区间,收复了选举结果公布后录得的1%跌幅。

“阿根廷并非新兴市场中最大的(债务)发行人,在指数中的占比仅有2%-2.5%,所以在向更大范围蔓延方面是相当可控的,”AllianceBernstein驻纽约新兴市场债务主管Shamaila Khan表示,“现在新兴市场有非常强劲的回报,在这样的年景下,我认为阿根廷的价格走势并不会破坏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兴致。”

**阿根廷放大效应**

阿根廷是南美第二大经济体,自去年以来陷入衰退,迄今为止表现相对坚挺的银行业系统资产约占其GDP的20%。

巴西是其主要贸易伙伴之一,最容易直接受到波及,但除了中国、智利和越南外,阿根廷与其他新兴市场的贸易较为有限。

“阿根廷事件能放大全球的任何负面消息,”投资管理公司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全球新兴市场经济学家Magdalena Polan表示。

本周非拉美新兴市场的一些债券和股票资金流出,可能是由于外国投资者在无法清算阿根廷亏损头寸的情况下,被迫减持其他头寸。

“对新兴市场造成的主要影响,并非直接透过经济或金融方面的直接连结,而是对投资组合风险值(Value-at-Risk)的冲击,进而出现降低风险的必要,或者是需要对其他高beta值、高收益率的固定收益敞口对冲曝险,”法国兴业银行新兴市场策略主管Jason Daw表示。

当某个市场的亏损激增,迫使投资组合经理出售其投资组合中的其他部分,以增加其基金的现金持有量时,风险值相关冲击就有可能出现。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首席分析师Robin Brooks,目前为止,中国以外新兴市场第三季资金外流规模约为110亿美元,仍低于2018年的外流150亿美元。当时阿根廷与土耳其的金融危机、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的影响,扩散至南非、印尼与巴西。

IIF数据显示,2018年的抛售规模大于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时期,当时美联储暗示削减刺激力度,导致投资者抛售新兴市场资产。

不过与去年新兴市场面临升息压力逐渐升高的情况不同的是,虽然2019年出现大幅复苏的希望已再度破灭,但这次美联储与其他主要央行更偏鸽派的货币政策立场,似乎提供了更多软着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