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中美贸易战震慑力强大 市场开始怀疑美联储刺激经济及通胀能力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上月采取10年来首次降息行动时,希望做两件事:支持经济,以及激发通胀预期。

56

从市场角度来看,两者的前景都不太妙。市场环境已发展得更加严峻,数据也显示通胀放缓。

美联储政策制定者、经济学家及其他官员本周将齐聚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的货币政策央行年会,在僻静田园背景下,对央行官员能否阻止下一次经济衰退进行艰难的讨论。

降息对刺激增长发挥的影响可能要数月才显现。尽管如此,政策高层口头承诺要让美国经济最长扩张纪录持续下去,再加上近期降息行动的支持,应该已经使企业和消费者今年的借贷成本稍低一点。

根据美国抵押贷款银行协会(MBA),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在去年底触及5%的高点后,目前平均只有3.90%,美联储7月31日调降指标隔夜借贷利率后,美国银行也普遍调降所谓的优惠利率。

不过目前仍无法确定的是,单凭美联储降息能否安抚市场对衰退的担忧,并让足够多的投资者相信美联储将能实现看起来遥不可及的通胀目标。近期中美贸易战升温已导致经济衰退担忧升温。

“至少多数市场参与者有一种心照不宣的理解,即不论美联储做出什么样的降息决定–甚至包括决定展开量化宽松–都不足以形成可抵消关税冲击的力量,”景顺(Invesco)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表示。量化宽松(QE)指的是美联储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藉由购债支撑经济的做法。

明尼亚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卡什卡利在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呼吁采取更多行动,认为联储不但应该降息,而且还要承诺在经济触及其2%通胀目标并持续一段时间之前不会再升息。

自从美联储上月降息后,市场一直不见起色,受到美中贸易紧张关系与全球经济放缓迹象的打压,从而使得诸多影响经济增长的市场指标恶化,包括股票与企业债价格。

投资者表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7月31日会议后的记者会上不愿承诺进一步降息,不是市场波动的主要原因,但也确实没帮到市场。

政策制定者原本希望安抚市场,让借贷更加容易并让人们有更多理由消费。不过,高盛衡量金融状况的指数目前比7月降息前更紧张,尽管由于央行官员实际上承诺不再升息,该指数今年以来有所放松。

“我最担忧的是降息的效果,”Thornburg Investment Management执行长Jason Brady表示,“美联储面临的经济背景非常多变,无法支撑2%的通胀或太多整体实质经济增长。”

**通胀担忧**

美联储还希望降息能助其实现2%的通胀目标。在最近政策会议上,部分美联储官员担心,人们可能开始认为通胀在下滑,理论上这会导致物价停滞不前。

通胀疲弱可能抑制薪资增长和支出,同时迫使利率降至零。这会导致官员几乎没有工具来激励经济增长,在下一次经济滑坡之时无法恢复经济。

今年早些时候,费城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哈克对记者称,如果通胀率低于2%“持续较长时间并继续走低,极有可能通胀预期也会降低。”但他说,还没有充分了解通胀预期和未来通胀率之间的确切联系。“有很多不同的理论。我们确实不清楚。”

官方数据中有信号显示,通胀率可能在上升,近期有一些不及预期的情况可能是受暂时因素影响。

但投资者并不认为美联储提振通胀的举措十分靠得住。

一项基于市场物价、备受关注的指标显示,美联储最近这次降息后,预计从2024年开始的五年间,通胀率将降至两年低点1.71%。

厌恶风险的投资者近日大量买入30年期美债,推动其收益率跌至纪录低点1.916%, 也就是说通胀敏感型债券的价格处于高位,如果美元的购买力持续下降,这种债券可能贬值。

“市场反映的未来通胀预期太低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资深策略师Leslie Falconio称,“在关税以及预料中美联储扩大宽松政策影响下,将来会看到通胀上升的更大转变。”

显然并非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前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委员、现任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的普森(Adam Posen)表示,决策者未能刺激通胀,可能太过关注于试图让投资者和其他人提升通胀预期,而当下社会其他压力也可能令物价受抑。

“瞄准通胀目标措施过度着重于这种由预期带动的观点,”普森称。

尽管如此,多年的温和通胀局面可能会影响到人们对经济的看法。有鉴于对美联储采取行动的期望居高不下,债券市场所反映出来的增长及通胀下滑前景更加引人瞩目。根据芝商所(CME Group)的FedWatch工具,投资者预期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今年剩余三次利率决议中每次都会降息。

“市场深信FOMC将继续降息,提供货币政策宽松措施,但不确信这是否会带来实际的通胀压力,”BMO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在近日一份研报中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