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高度不确定因素影响下的投资决策会是什么样?

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喜怒无常,似乎是常态了。这个过去的周末就是一个极好的案例。经济学者们认为,跟着特朗普的“任性”指挥棒,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反而更高。

60

中国政府在周五美股开盘前的贸易反击措施,对750亿美元加征关税的消息,实际上并没有太出乎资本市场的预料,这从美股的开盘反应就看得出来。一定低开之后慢慢盘上走好,说明资本市场的情绪很稳定,这是对确定性事件的正常反应。但是到了下午为什么就一泻千里了呢?

原来是特朗普总统连发推特,不仅叫嚣要提高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五个百分点,还要让所有的美国企业和中国脱钩,不再买中国货,撤出在中国的投资等等。这样疯狂无序的发言,出乎美国舆论的预料,更让学者们惊讶地不敢相信是真的。因为过去只有中国政府能够对中国的国有企业下令实施计划经济,连中国政府对中国的私人企业都不会用的命令,居然就从美国总统的嘴巴里说出来了,难道美国总统也开始准备实行计划经济政策?

所以,除了美国股市用暴跌来回应,据说美国商会也即刻表态说总统没这么个权力。不是法律专家的民众,没能力去考证:在美国浩若烟海的法律条文中,美国总统能不能找到他能够运用的条款,勒令美国私人资本脱钩中国。对投资者来讲,一个基本的经济学原理是相当清晰的,那就是:投资环境的不确定性越大,其投资的欲望越低。

特朗普在赴G7峰会的间隙不忘发推。

对于现在的国际资本来讲,涉及中国的投资环境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于美国总统。而美国总统目前为止给人留下的印象,几乎就没什么确定的可预测的结果。也许很多人认为,美中贸易战越来越激烈,是不是应该考虑撤出在中国的投资,转移到其他国家去呢?比如越南。这难道不是很确定的事情吗?

且慢,这样的思路是不是意味着一个前提假设:你确定特朗普总统在看到未来越南对美国出口暴涨之后,不会号召大家撤出越南?因为特朗普总统并不仅仅把矛头指向一个主要竞争对手,比如中国,或者德国。他经常性的率性而为,实际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可能,或已经成为他的处罚对象。所以,在中国投资和贸易的风险是在上升,但这不意味着转头其他地区会减少投资的不确定性。

而且,经济学认为只有新增投资才需要考虑未来的不确定性,已经投资完成的资本是沉没成本。所以,如果有一个资本已经在中国投资完成经营数年,面对现在这样一个不确定性很高的美国总统,继续经营在中国的项目,反而比撤出中国投资到其他地区(比如越南)承担更小的风险和成本。

当然,这样的考量是要根据实际情况而言的。比如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投资不多,转移成本很低,而回报相对比较迅速,那么它转移出中国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它对赌的,或许就是特朗普总统变脸的快慢程度。而那些资本密集型企业,上下游联系比较紧密,或者对基础设施等要求较高的,因为特朗普的几个推特就变更生产地点,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特朗普总统越焦虑,越希望通过喜怒无常去恐吓对手,越沾沾自喜于那一套小商人的”交易的艺术”,其政策结果越有可能南辕北辙,不可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