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特朗普关税成悬顶之剑 但苹果对中国的依赖度越来越重

美国消费电子公司苹果(AAPL.O)的供应链数据显示,利用巴西和印度工厂并未降低苹果对中国的依赖,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并承诺提高关税之际,这加大了这家iPhone生产商所面临的风险。

65

从9月1日起,特朗普政府将对苹果在中国制造的主要产品加征15%的关税,这包括智能手表和无线耳机,对苹果最重要产品iPhone加征关税的举措将从12月15日起实施。(tmsnrt.rs/2Zg4zO6)

很少有美国公司像苹果这样与中国有如此紧密的联系。台湾鸿海精密 (2317.TW)富士康、和硕(4938.TW)和纬创(3231.TW)等公司在中国雇佣成千上万的工人组装苹果产品。

近年来,苹果的代工生产商已向其他国家扩张。例如,印度在2015年并无苹果代工商,但到2019年已有三家组装厂,包括富士康的一家工厂。

苹果利用印度工厂来避免中国生产的iPhone被课征高额关税,苹果和富士康还在巴西建立了一家生产厂。

但中国之外的工厂规模较小,以印度和巴西来说,苹果在这两国工厂生产的产品只是用来满足当地需求。与此同时,在中国增加的苹果代工厂远超过中国以外,根据苹果的数据,单是富士康的工厂就从2015年的19处扩展至2019年的29处,和硕则从八处扩展至12处。代工厂商是随着苹果增加了智能手表、智能音箱和无线耳机等产品线而设立了这些新厂。

除了这些代工厂之外,其余的苹果供应商–芯片、铝壳、连接线、电路板等零部件厂商–也越来越集中到中国来。数据显示,2015年时其所有供应商的厂址有44.9%在中国,2019年已升到47.6%。

路透分析了苹果公布的五年供应链价值数据。这些数据涵盖了2015-2019年间,每年以苹果支出计前200大零部件供应商的逾750处工厂。不过苹果未透露其在每家供应商的花费细目。

路透梳理数据并计算了苹果在华供应链的整体占比,其中剔除了每年苹果未提供具体厂址的几项数据。

苹果对路透的分析不予置评。苹果执行长库克7月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告诉投资者,他“不会太过重视”美国关税行动将如何影响该公司转移生产的猜测。

“我们绝大多数产品都是在全球各地生产,”库克当时说。“在美国有很重要的一部份,日本、韩国、中国也有很多,欧盟也贡献了相当数量。”

2019年,苹果在华供应商厂址占比47.6%。

**中国地位难以取代**

苹果在寻求中国以外的多元化供应来源方面遇到阻碍,中国有众多供应商聚集,能让苹果每年生产出数以亿计的手机,同时可以只维持几天的库存,这对苹果投资者重视的自由现金流而言至关重要。

其他手机制造商出货量远低于苹果,灵活性也较高。日本经济新闻周三报导,Alphabet (GOOGL.O)旗下的谷歌今年起已将其Pixel智能手机的生产从中国转移至越南,在东南亚建立一条廉价供应链。

但苹果的规模令其无法如此操作,因为其他国家基本不具备像中国这样庞大的劳动力群体。工厂需要技术纯熟的工程师来设计订制的工具与流程,并排除相关的故障。越南人口不到中国十分之一,苹果多年来一直在这里进行配件的生产。

即使苹果能够在印度或越南进行生产,与该公司的整体需求相较,产品数量也比较小。

除了中国之外,“世界上没什么地方有这样的基础设施,能够每天制造出60万支手机,”旧金山供应链公司Fictiv的执行长Dave Evans表示。

目前苹果的主要产品尚未受到关税波及,许多移动装置去年暂时获得豁免。苹果执行长库克也数度与特朗普共进晚餐,并在白宫进行私人会面,与特朗普建立起密切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