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嘴时报
提供最新最即时准确的财经新闻

中国央行加快存量浮动利率贷款“换锚” 降成本再迈一步

中国央行8月推出LPR新机制五个月来,周六正式发布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定价基准转换为LPR的相关规定。

16

央行要求自2020年3月1日起,金融机构应与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客户就定价基准转换条款进行协商,将原合同约定的利率定价方式转换为以LPR为定价基准加点形成,加点可为负值,加点数值在合同剩余期限内固定不变;也可转换为固定利率。

分析人士称,此举有利于提升货币市场利率和政策利率对贷款利率的影响,货币政策传导效果将好转;同时在LPR下行趋势下,对降低实体债务压力有积极作用,有利于缓解降成本压力。

至于备受关注的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央行网站刊登有关负责人答记者问表示,为贯彻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要求,存量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在转换时点的利率水平应保持不变。

中国央行8月推出LPR新机制以来已报价五次,其中一年期品种除10月和12月持稳外,其余三个月均下调,降幅分别为6bp、5bp和5bp,12月报价为4.15%;新增的五年期以上品种8月首次报在4.85%,随后两次均持稳,11月报价下调5bp至4.80%,12月继续持稳在4.80%。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

–华泰证券 张继强团队:

降成本硬约束下,存量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势在必行。LPR尚未针对存量贷款是实体融资成本下行缓慢的一大梗阻。此外,从增量到存量,推动存量贷款利率基准转换为LPR的时机已经较为成熟。存量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利率并轨进一步加速。

新增贷款利率参照LPR定价的机制已经起到了一定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政策效果。随着LPR改革效果的逐步显现,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效率提升,带动企业贷款利率下降,9月份新发放企业贷款利率较2018年高点下降0.36个百分点,初步体现了以市场化改革的方式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政策效果。

存量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后市场降息的预期将进一步加强。由于改革之后存量和新增贷款利率均参考LPR,而LPR改为MLF+加点的形式,因此央行一旦降低MLF利率,对贷款利率的下行的引导作用将会更强,这也无疑会导致市场降息的预期进一步增强。不过从新增贷款利率的实践来看,房贷利率和非房贷利率的变化不同步,存量贷款机制改革下两者也仍将不同步,需要分开讨论。企业贷款能否顺利转换为盯住LPR还取决于企业的谈判能力。

实际融资成本仍有赖于银行负债成本的降低等因素。从今年10月份和12月份的LPR报价来看,在银行负债端成本下行缓慢的情况下LPR加点幅度已经充分压缩,想要引导LPR下行实现实体融资成本的降低,有必要下调MLF利率加之引导。

–粤开证券首席债券研究员 钟林楠:

短期效果或有限。银行和借款人博弈,最终加点幅度可能会使转换后的存量贷款利率与此前相差不大,对当前的实体融资成本不会构成大的影响。

利在长远。改革后,所有的贷款利率都将受到LPR利率的牵引,货币市场利率和政策利率对贷款利率的影响提升,央行货币政策传导的效果会明显好转。

在降低实体融资成本的目标下,若明年LPR继续牵引向下,则2021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般贷款加权利率更大幅度的下行,这对降低实体的债务还本付息压力有积极的作用,同时也有利于缓解央行的降成本压力,为现在已经在多目标中寻求平衡走钢丝的货币政策减负。

在存量改革将带动一般贷款加权利率更确定性的下降后,评估降成本的效果,或许更要看增量贷款利率的下降幅度。

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中性偏松,存量的房贷压力没有上涨,且利率未来有较高的下降概率。

降低实体融资成本多步齐进,昨日的现金理财的监管(降低负债压力)、今天的存量贷款的转换都是配套举措,但这些需要时间来发挥作用,短期内货币宽松的意义仍然存在,但中期来看,降成本对货币宽松的压力已经减少,若经济出现阶段性企稳,货币宽松的节奏可能会有所放缓,重新回归稳健中性。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 温彬:

《公告》的出台,是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充分体现,有利于加大对经济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持力度,着力缓解存量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同时,为贯彻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要求,《公告》明确规定,对存量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在转换时点的利率水平保持不变,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保持居民住房贷款利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以个人住房贷款为例,截止2018年末,我国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5.75万亿元,占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的18.89%,且个人住房贷款具有受众广、金额小、笔数多的特点,“换锚”将对银行的合同、系统、报表、人员、风控等多方面形成影响,短期内银行内部管理面临考验。同时,“换锚”后,房贷利率水平保持不变,是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要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公告》的实施,将更好地发挥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降,引导和支持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增强对经济领域的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的精准滴灌,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进一步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范若滢:

本次存量贷款定价基准的转换,是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内在要求。当前,降低实经济融资成本依然任重道远。自央行2019年8月实施LPR改革以来,经多次报价后,当前1年期和5年期LPR分别报4.15%和4.8%,分别较8月份下行16个和5个基点。但实体经济融资利率降幅有限,2019年三季度末,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5.62%,仅比上年末下行了2个基点,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不降反升,2019年三季度末为5.96%,较上年末上行了5个基点。

这是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的又一重要举措,货币政策传导有望更为畅通。预计未来 LPR对贷款定价的引导作用将明显增强,货币政策传导有望进一步畅通。

这将给商业银行带来更大的经营压力和挑战。一方面,在储蓄率趋于下行、存款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由于我国存量贷款规模大,定价基准转换后将给商业银行带来较大息差管理和资产负债管理压力。另一方面,对商业银行风险定价、内部定价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 赵伟:

存量债务未来也可能逐步转向锚定LPR,有助于降低存量债务付息压力,化解高杠杆的压制;降成本的同时,“落实房地产市场调控要求”。未来,央行或引导通过降低金融机构负债端成本,推动LPR进一步下降。

**相关背景**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称,将进一步研究采取降准和定向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等多种措施,降低实际利率和综合融资成本,推动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明显缓解。

–中国国务院日前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稳就业工作的意见称,当前国内就业形势保持总体平稳,但国内外风险挑战增多,稳就业压力加大;将加大对企业金融支持,落实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释放的资金重点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